千百年来惟有白云悠悠飘拂
您的位置桂昂繁南 > 减肥早餐 > 阅读资讯文章

千百年来惟有白云悠悠飘拂

2020-12-30 19:53:09   来源:http://www.gafni.cn   【

  崔颢《黄鹤楼》原诗、诠释、翻译、在线朗读与赏析 【原诗】: 黄鹤楼① 崔颢 昔人②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③黄鹤楼。 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 晴川历历④汉阳⑤树,芳草萋萋⑥鹦鹉洲⑦。 日暮乡关⑧那边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! 【诠释】: ①黄鹤楼,故址在今武汉市蛇山(一名黄鹄山)武汉长江大桥桥头处。传说三国时费袆登仙驾鹤于此,于是得名。1985年在今址重建。本诗选自《崔颢集》。崔颢(公元704-754),汴州(今河南开封)人。唐代诗人。 ②昔人:指传说中的神仙。 ③空余:只留下。(空:只) ④历历:知晓显然。 ⑤汉阳:指今武汉市汉阳县一带。 ⑥萋萋:刻画草木长得很发达。 ⑦鹦鹉洲:唐朝时在汉阳西南长江中,后逐步被水冲没。 ⑧乡关:老家。 【翻译】: 古人早已乘着黄鹤飞去,这里留下的只是那空荡荡的黄鹤楼。 黄鹤飞去后就不再回还,千百年来惟有白云悠悠飘拂。 明朗的汉江平原上,是一片片葱茏的树木和茂盛的芳草,它们遮盖着鹦鹉洲。 天色渐暗,放眼远望,那边是我的老家?江上的烟波渺茫,使人生出无穷的苦恼。 【翻译二】: 过去的神仙依然驾着黄鹤飞走了,这里只留下一座空荡荡的黄鹤楼。 黄鹤一去再也没有回来,千百年来只瞥见悠悠的白云。 阳光照射下的汉阳树木了然可见,碧绿的芳草遮盖着鹦鹉洲。 天色已晚,远看远方,老家在哪儿呢?面前只见一片雾霭掩盖江面,给人带来深深的愁绪。 【在线朗读】:(Mp3形式,第一遍为女声朗读,第二遍为男声朗读) 【简析】: 登上此日的黄鹤楼想起过去的传说,岁月流逝,室迩人遐;惟一还像昨天的,惟有那悠悠的白云。世事茫茫,真令人有无穷的感伤!诗人触景抒怀,一发弗成收,连成一气,气冲牛斗。 方才抒发了对前人的感伤,又看到了汉阳城、鹦鹉洲的芳草绿树,于是又勾起了一怀乡愁。这恰是先放后收,所有合乎格律上「起、承、转、合」的条件,文势波涛升沉,而末句烟波江上日暮怀归之情又重回开篇的苍茫境地,全诗十全十美,意境天成。 【赏析】: 此诗前四句抒写室迩人遐、世事渺茫的大方,后四句描摹登楼所见,陪衬思乡之情,视野空旷,抒情诚挚,为咏黄鹤楼的绝唱。传说李白登黄鹤楼,曾想写诗,见到此诗折服之至,并说:“面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有诗题上头。”传说或出于后人附会,未必真有其事。然李白确曾两次作诗拟此诗格调。其《鹦鹉洲》诗前四句说:“鹦鹉东过吴江水,江上洲传鹦鹉名。鹦鹉西飞陇山去,芳洲之树何青青。”与崔诗一模一样。又有《登金陵凤凰台》诗亦是彰彰地摹学此诗。为此,说诗者众口交誉,如严羽《沧浪诗话》谓:“唐人七言律诗,当以崔颢《黄鹤楼》为第一。”这一来,崔颢的《黄鹤楼》的名气就更大了。 黄鹤楼因其地点之武昌黄鹤山(一名蛇山)而得名。传说古代神仙子安乘黄鹤过此(见《齐谐志》);又云费文袆(一作费袆)登仙驾鹤于此(见《升平寰宇记》引《图经》)。诗即从楼的定名之由来着想,借传说落笔,然后生发开去。神仙跨鹤,本属虚无,现以无作有,说它“一去不复返”,就有岁月不再、前人弗成见之憾;仙去楼空,唯余天际白云,悠悠千载,正能发挥世事茫茫之慨。诗人这几笔写出了阿谁时间登黄鹤楼的人们常有的感应,气派苍莽,心情诚挚。 古人有“文以气为主”之说,此诗前四句看似随口说出,一气转动,顺势而下,绝无半点窒塞。“黄鹤”二字几次显现,却因其魄力飞跃直下,使读者“手挥五弦,目送飞鸿”,速即读下去,无暇发觉到它的重叠显现,而这是律诗格律上之大忌,诗人犹如忘却了是在写“前有浮声,后须切响”、字字皆有定声的七律。试看:首联的五、六字同出“黄鹤”;第三句简直全用仄声;第四句又用“空悠悠”如此的三平调煞尾;亦不顾什么对仗,用的全是古体诗的句法。这是由于七律在当时尚不决型吗?不是的,榜样的七律早就有了,崔颢本身也曾写过。是诗人蓄志在写拗律吗?也未必。他跟自后杜甫的律诗蓄志自创别调的境况也分别。看来照样知之而不顾,如《红楼梦》中林黛玉教人做诗时所说的,“假若果有了奇句,连平仄内幕错误都使得的”。在这里,崔颢是凭据诗以决意为要和“不以词害意”的法则去实行实验的,是以才写出如此七律中少见的高唱入云的诗句。沈德潜评此诗,认为“意得象先,神行语外,纵笔写去,遂擅千古之奇”(《唐诗别裁》卷十三),也便是这个意义。 此诗前半首用散调变格,后半首就整饬反正,实写楼中所见所感,写从楼上远看汉阳城、鹦鹉洲的芳草绿树并由此而惹起的乡愁,这是先放后收。倘只放不收,一味不拘向例,不回到格律上来,那么,它就不是一首七律,而成为七古了。此诗前后似成两截,实在文势是从新平素贯注毕竟的,中心只只是是换了一口吻罢了。这种似断实续的毗邻,从律诗的起、承、转、合来看,也最有章法。元杨载《诗法家数》论律诗第二联要紧承首联时说:“此联要接破题(首联),要如骊龙之珠,抱而不脱。”此诗前四句恰是云云,叙神仙乘鹤传说,颔联与破题接连相抱,十全十美。杨载又论颈联之“转”说:“与前联之意相避,要转化,如疾雷破山,观者惊恐。”疾雷之喻,意在申明章法上至五、六句应有突变,出人不料。此诗变动处,格调上由变反正,境地上与前联截然异趣,凑巧适宜律法的这个条件。叙昔人黄鹤,杳然已去,给人以渺弗成知的感想;忽一变而为晴川草树,历历在目,萋萋满洲的面前景物,这一比较,不单能烘染出登楼眺望者的愁绪,也使文势于是而有升沉波涛。《楚辞·招山人》曰:“天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。”诗中“芳草萋萋”之语亦借此而逗出末端乡关那边、归思难禁的意义。末联以写烟波江上日暮怀归之情作结,使诗意重归于初步那种苍茫弗成见的境地,如此能回应前面,如豹尾之能绕额的“合”,也是很适宜律诗法式的。 正因为此诗艺术上炉火纯青,得到极大凯旋,它被人们敬重为题黄鹤楼的绝唱,便是可能清楚的了。

Tags:千百年来,惟有,白云,悠悠,飘拂,崔颢,《,  
请文明参与讨论,禁止漫骂攻击。 用户名: 密码: 匿名:

合作伙伴/友情链接